• 比利时并不轻松地击败巴拿马 2019-01-04
  • 首批战机还未飞抵,英工程师就“向中国泄露F-35B机密”? 2019-01-04
  • 一封请战书 一片赤子情 2018-11-27
  • 排列五开奖号码 > 重生八零撩人军婚 > 第三百三十七章 狗还不嫌家贫呢

    浙江体彩11选五技巧:第三百三十七章 狗还不嫌家贫呢

      叶回面上的诧异直接取悦了威廉。

      他绕到叶回身边,一边仔细的看她的神色,一边眯着眼说道。

      “怎么,很惊讶?”

      “确实有点惊讶,没想到威廉先生这么好手段?!?br/>
      叶回丝毫没有遮掩她对那个名字能出现在拘捕证上而感到讶异。

      能在这么快的时间里买通姜丹丹,这份手段确实不一般。

      威廉对她的反应稍显得意,突然间就不着急了,很好心的为她解答着。

      “联邦在方方面面的条件上都不是夏国可比,姜同学不过是比你们更有远见,更看得开?!?br/>
      看得开?

      叶回笑的讥讽,狗还不嫌家贫呢,人怎么能不如狗!

      又是这种让人看了就觉得窝火的神色!

      淡然中带着一点嘲弄,仿似他们是个无理取闹的孩子。

      威廉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夏国人总是格外硬骨头,连饭都吃不饱的地方,哪里值得留恋!

      “走吧,叶回同学,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br/>
      威廉对手下打了个手势,转头看向领事馆的二楼。

      纪凡站在二楼房间的窗子旁,窗帘被风轻轻吹动着,挡着他躲在窗后的身形。

      他的心里有两个人在不断的拉扯着。

      理智告诉他就算叶回被威廉带走,也不会有事,有他们的分析部署在,还有吴安华和黄忠杰在,一定不会让她有事。

      但情感上……只能这样看着她被带走,他心里上完全无法接受。

      他又想起了前一年的夏天,他强迫着叶回去清湾。

      她那时明明格外排斥,但还是配合的帮他完成了原本应该很复杂很紧迫的任务。

      在核电站的高台上,少女倔强的挺着背脊,用自己那点不愿对外人提起的过往告诉田宝英,这世界上的可怜人从不只她一个人。

      她只是不喜欢用女子惯有的方式将自己摆在弱势的位置,也不喜欢去依靠旁人。

      当初徐春海出事,她原本可以用眼泪去博取高万国的恻隐之心。

      可最终,她还是靠着自己的价值去同高万国交换。

      她的强势和冷静总是会让人忽略她的性别。

      她总说高万国对她有些凉薄,但换个角度去想,这又何尝不是高万国对她的另一种认可。

      如此重要的任务,高万国花费大量的时间来试图说服她同意。

      如果不是认定她可以胜任,可以比他手下的其他人都做得好,身为日理万机的首长又怎么可能放下身段死皮赖脸。

      可是……他们好像都把她想的太坚强,太不需要守护了。

      就是他,在明白心底那份在意意味着什么后,还是会下意识的将她当做伙伴。

      当做可以一起出生入死的队友。

      而且不是如同何佑娴、纪雪他们那种,需要依附着旁人的金丝雀。

      但,那纤薄的背影还是不留情面的在提醒他。

      她其实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

      纪凡的眼前似乎又闪过那一幕,少女站在高台上看着远方,眼中带着一点晶莹,不知是在憧憬还是迷茫。

      纪凡心中各种情绪翻涌着,最终也只是汇做一个念头。

      在威廉带队出门时,黄忠杰和吴安华就知道他是去领事馆抓叶回。

      “怎么办,要不要给大使去电话?”

      叶回那天居然可以在他的办公室里直接给高万国打电话。

      那可是最高首长啊,别说他办公室里的电话号码,他连最高首长的电话都没接到过。

      他不敢去多加揣测,但也知道叶回的身份特殊,必须要小心慎重的对待。

      吴安华比他知道的稍多一点,但那一点也很有限。

      “先看一下情况,到时候见机行事吧?!?br/>
      总不能一天里给大使打无数个电话,总大使馆那里每天的事务也很多很多。

      黄忠杰忧心忡忡的又去盯人。

      他之前只一眼没照顾到,再去看,就发现交流团里的那个女学生不见了。

      他忙派人去找,又不停的跟威廉去交涉。

      结果威廉那里就只说那个学生很好,让他不用担心。

      人都不见了,他怎么可能不担心。

      但威廉不肯放人,黄忠杰就是磨破嘴皮子,也是无济于事。

      他就只能想办法将剩下的人盯得紧一点。

      叶回闲适的跳下车,熟门熟路的往门内走着。

      完全不像是被抓进来,而是来散心旅游的。

      威廉开始对她升起一点好奇,明明是一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哪里来的这份淡然?

      “怎么?对我很好奇,觉得我不应该这么淡定?”

      叶回像是能猜出他心中所想一般,扭过头还轻松的咧嘴笑了笑。

      “嗯,你估计还不知道,指控你的那个助手。

      “被拖进去的时候腿都在打哆嗦,到了地下用刑的房间里啊,话都说不利索。

      “来我这边的人大都是这样的反应?!?br/>
      威廉这一次没有再很有闲心的跟她站在大门口,而是带着叶回就直奔地下室。

      叶回依旧是之前那轻松的做派,听了他的话,还认真的点头表示附和。

      “他们做了亏心事,知道进了这里就一定会被你们查出来,他们不敢面对会有的后果,所以紧张、害怕、发抖什么的都很正常。

      “我跟他们不同,我行的正坐得端的,做过什么没做过什么,我心里一清二楚。

      “哦,威廉先生应该同样也一清二楚,毕竟我们从到密州起,你们的人就一直跟在我们身边。

      “我们做过什么,你们比我们自己还要清楚?!?br/>
      叶回这算是实话,可也带着嘲讽。

      彼此都心知肚明简和姜丹丹那份证词的有效性。

      又何必非让她因为那份莫须有的罪名就露出紧张的情绪。

      那岂不是显得她很心虚。

      “之前没多想过,倒是没发现叶回同学的嘴皮子很麻利?!?br/>
      “我就是实话实说?!?br/>
      两人说话间就已经到了地下,之前被用了各种诡异刑罚的简还被绑着,歪歪斜斜的倒在一边。

      威廉摸上一旁的仪器,笑的阴暗。

      “怕吗?”

      “当然怕?!?br/>
      叶回回答的理直气壮。

      “你可以选择不受刑?!?br/>
      “我觉得你让我自己选一个受刑的方式更靠谱?!?br/>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 比利时并不轻松地击败巴拿马 2019-01-04
  • 首批战机还未飞抵,英工程师就“向中国泄露F-35B机密”? 2019-01-04
  • 一封请战书 一片赤子情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