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一35岁女子因冒用学生卡与公交司机撕扯 现已被刑拘 2019-07-23
  • 千山药机董事长:正请求金融机构不抽贷 2019-07-07
  • 吐鲁番哈密瓜飘香疆外 2019-07-07
  • 坚定绿色发展 探索转型之路brspan style=font-family 楷体,楷体 2019-07-06
  • 中冶置业兴隆百万平米新城正式亮相 将打造全配套高铁康养小镇 2019-07-06
  • 2017年全国“创新社会治理典型案例”征集活动专家评审结果 2019-06-28
  • 黄圣依:演员要让“匠心”回归 2019-06-22
  • 蚁视AR&VR混合眼镜Mix预将在2018CES首次亮相 2019-06-03
  • 第二届中国科交会:打造粤港澳大湾区科技高地 2019-06-03
  • 荷你有约!九江武宁澧溪镇数百亩荷花竞相绽放(组图) 2019-05-29
  • 港珠澳大桥珠海口岸停车场智慧停车系统启用在即 2019-05-29
  • 2017年秋季学期学员第十三支部风采 2019-05-25
  • 四个跌停后 金洲慈航不惜食言也要选择如此停牌自救 2019-05-21
  • 彭于晏廖凡曝姜文“精神洁癖” 2019-05-16
  • 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整治 对无证无照超纲超前说“不” 2019-05-15
  • 排列五开奖号码 > 盛唐纨绔 > 第四百三十五章:真凶「一」

    11选5任四包赚不赔40注:第四百三十五章:真凶「一」

      长安街,大唐书院门前。

      当郑安、程处默、杜构、魏舒玉四人,从书院内一起走出时,发现李逸竟然早就没了踪影。

      而且,李丽质与杜小妹二人,还有李逸身边的玥儿,此刻全都不在书院。

      于是乎,他们不由停下来四下观望。

      “伯安兄弟与公主,还有小妹,他们人呢?都去哪儿了?”程处默纳闷地出声,看了看四周,可依旧没有任何发现。

      “不知道??!”杜构也疑惑地扫了扫周遭,但都没有发现李逸等人的人影。

      几个人有些发愣地看了看对方。

      “该不会是……李伯安这个忘恩负义家伙,私自丢下咱们,然后他自己带着公主与小妹,风流快活去了吧?”

      几乎是不谋而合,程处默四人,不约而同地道了这么一句。

      “别说,还真的很有这个可能!”

      杜构深以为然地点点头,而后一脸郑重神色,微怒着脸颊,对程处默三人愤愤道:“三哥这人,就是这么个重色轻友的家伙!”

      说这句话的同时,杜构的脑中,就不由而然地想到了他之前的遭遇。

      本来,他与李逸一起喝茶、聊天,还聊得好好的,可是,一见到李丽质与杜小妹二人来了之后,他瞬间就悲催了。

      因为他直接就被李逸,毫不留情地撵出了国公府。

      这段悲伤的记忆,一直给杜构的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伤痕。

      程处默对杜构的这番话,也是深以为然的认同。

      现如今的李逸,已经不是那个……随时愿意与他们一起,去平康坊寻.欢、夜不归宿的李逸了。

      自从李逸当了官之后,貌似这些坏习惯,已经全都戒掉了。

      而且每次与他说话,都感觉吃了瘪一样难受。

      可偏偏,在面对待李丽质与杜小妹的时候,李逸的口舌,就没有这么毒。

      心头光是想起来,程处默就有些后悔来书院了。

      “哎,要是早知道,我就不来书院给他撑门面了,李伯安这个忘恩负义的直娘贼!”程处默当场大骂一声,满脸愤怒。

      恰巧也在此时,一边不远处,看到程处默等人出来的为首家丁,刚准备上前来向他们禀报一声,结果就听到了他们的这一番对话。

      那为首家丁,当时就是嘴角一抽,面色表情略带着苦涩。

      「公子哪有他们说得这么坏?」

      「明明公子走之前,就给咱们吩咐一声了??!」

      「貌似郎君他们,对公子的误会颇深啊……」

      不过这些话,那为首的家丁,也就是在心中感叹一番而已,而后他就立马快步上前,来到程处默等人面前。

      “诸位郎君,公子已经去侍卫坊,找楚离陌将军去了,另外公子还吩咐小人,待诸位郎君一出来,就告诉诸位郎君一声?!蔽椎募叶?,老实禀报道。

      “……”程处默等人,顿时无语地裂了下嘴,然后看了看对方,发现对方满脸之上,都是一阵微微发抽的神色。

      这特么就很尴尬了。

      他们也没想到,李逸今日竟如此仁道,居然没有私自抛弃他们。

      “咳咳……行了,知道了,你先去忙吧?!钡故俏菏嬗?,立马就连忙干咳了几声,然后快速示意家丁退去,免得空气中的气氛尴尬。

      从他们暗骂李逸的话中,魏舒玉也能够猜测到,这群家伙暗地里,肯定也曾经这么说过他的坏话。

      毕竟现如今,他魏舒玉已经变得与李逸一样,都不和他们一起去外面快活,而是尽心尽力地为民办事。

      所以这个黑锅,魏舒玉不得不替李逸辩解。

      因为他不替李逸辩解的话,那他以后,肯定还会被这群家伙暗骂。

      “既然如此,那咱们现在,就去侍卫坊走一遭吧?”边上的郑安连忙提议。

      “行,那咱们……这就去瞧瞧!”杜构与程处默跟着点头。

      于是他们一行人,就抬脚准备前往侍卫坊找李逸,同时也想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李逸带着公主与小妹,一起去了侍卫坊。

      就在他们才走出书院没多远距离,就被楚离陌吩咐而来的侍卫,一眼就看到了郑安等人的人影。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侍卫心中暗暗感叹了一声,然后立马朝他们一行人走来,抱拳一礼道:“末将见过诸位公子?!?br/>
      “???”程处默等人,不由停下脚步,然后瞥了那侍卫一眼,方才眨眼问道,“你是楚离陌的下属?”

      “正是!”侍卫微微颔首应答。

      “行吧,那你在前面带路,正好,咱们也要去侍卫坊,找伯安兄弟一趟?!背檀δ苯臃愿滥鞘涛酪簧?。

      “???”侍卫顿时就懵了。

      「他们这群人,正好也全都要去侍卫坊,找李伯安?」

      「情况貌似有些不对劲儿??!」

      「我只是来带郑安一个人,去侍卫坊的??!」

      「若是他们这么多人,一起去侍卫坊的话,那我还怎么行事?」

      「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吗?」

      侍卫的心中,此刻很纠结。

      因为他此行的目的,就是郑安一人,可是有程处默在,他根本就打不过程处默啊,又怎么能抓住郑安呢?

      完全就是天方夜谭了!

      “在前面带路??!你特娘的,还傻愣地站着作甚?”程处默见那侍卫居然没动,不由沉眉怒瞪了他一眼,眼神很是凶煞。

      “……”侍卫顿时就无言应答了。

      在程处默面前,他根本就没有丝毫脾气。

      毕竟你打也打不过人家。

      再说了,有魏舒玉在,那可是魏征的子嗣,现在人家也不是纨绔公子哥了,想设计骗他们又骗不了。

      这就很难受和无助了。

      “是,末将这就带路?!笔涛榔ばθ獠恍Φ鼗卮?,然后转身在前方带路。

      不过他心中,却是一直在盘算着,到底该找一个怎样的理由,才能够单独将郑安一人拿下,从而还不会让程处默等人生疑?

      又或者说……直接将他们这几人,带到私.处去,把他们全都给绑了?

      想来想去,那侍卫的心中,也想不出一个好办法来。

      「罢了,大不了,先将史万斤给除掉再说?!?br/>
      无奈之下,侍卫心中只得如此而想,然后带着楚离陌等人,一起前往侍卫坊的牢房去。

      可是那侍卫殊不知,他在前方带路的时候,脸上所表现出来的魂不守舍,以及眼神之中闪过的一抹迟疑,却是完全被魏舒玉看在了眼里。

      如今的魏舒玉,已经不是之前那个……只知道玩乐的纨绔了。

      自从他改掉了这些漏习之后,他就经常向他老爹魏征,请教一些为官之道、请教一些察言观色之术,而且这些东西,通过在朝堂之上的磨练之后,魏舒玉更加娴熟了。

      因此,魏舒玉很快就看出来这侍卫,貌似有些不对劲儿。

      “处默兄?!蔽菏嬗窨此扑嬉獾亟辛艘簧檀δ?,然后就攀着程处默的肩膀,将他心中的猜测,道给了程处默。

      程处默顿时一愣,眨了眨眼,然后满目狐疑地看着魏舒玉,轻声问道:“舒玉兄,你该不会是……有些太多心了吧?”

      虽然没有回答,但魏舒玉却是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

      见此情形,程处默不得不警惕起来。

      尽管他一直都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但是与李逸曾经一起,经历过行刺一事之后,他也稍稍增长了一些智商。

      于是,程处默随口问了一声:“对了,小兄弟,你刚才来找我们,所谓何事???”

      正在沉思中的侍卫,听到程处默这话之后,方才豁然回神。

      “没什么大事,将军?!笔涛佬α诵?,然后一本正经地回道,“末将此次前来,也是为了替驸马爷,给郑郎君带一句话,不过诸位郎君一起去侍卫坊,末将也正好省了麻烦?!?br/>
      “什么话?”郑安有些狐疑地插声。

      因为郑安知道,一般若是没什么事情的话,李逸都是不会找人给他带话的。

      而且,就算是要带话,那李逸也不会随便派一个人来。

      一般而言,要么,李逸会派玥儿来通知他一声,要么,那就是国公府的老杨来通知他一声。

      从他与李逸认识以来,李逸就从来没有找过其他外人,来通知他。

      所以郑安内心警惕了一下,对侍卫的话,很是狐疑。

      不过,对于郑安心中的想法,不光是程处默等人想不到,那侍卫也完全没有想到。

      “是这样的,郎君?!笔涛佬闹邢胱?,反正他现在,想要将郑安一个人带去,那是完全不可能之事了,索性还不如老实交代,免得有人在心中怀疑他,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于是,侍卫将牢房之事,一起告诉了郑安等人。

      霎时,程处默顿时就咧嘴大笑,看着郑安,一脸调侃的语调道:“没想到啊,郑兄,你竟然还有这个胆子,敢派人来书院闹事!”

      “是啊,郑安兄!”杜构也跟着起哄,很是哭笑不得地说,“我也没想到,郑兄你竟然如此不知死活?!?br/>
      “……”郑安顿时就嘴角一抽,看着他们二人,“你们当真以为,我犯了失心疯吗?”

      程处默一脸认真色,上上下下地瞅了郑安好几眼,而后直接大笑出声:“郑兄,你别说,我看你还真有这个可能,哈哈……”

      “就是就是!”杜构跟着大笑。

      二人笑得连肚子都有些疼。

      郑安会做这种事?

      他们根本就不信。

      若是郑安,果真是这种人的话,那郑安还真是不想活命了,甚至还想让他们整个「皇商家族」,从唐国地图上覆灭掉。

      再说了,与郑安这个精明鬼相处了这么久,他们会相信这些?

      之前的话,也不过是日常取乐一番而已。

      “……”瞧见程处默、杜构二人的大笑模样,郑安瞬间就不想跟他们说话了。

      这特么完全就是两个坑货!

      “舒玉兄,你怎么看?”郑安直接转头,看了看一边没有出声的魏舒玉。

      魏舒玉挑了挑眉,眸光轻微地瞥了一眼那侍卫,给郑安暗中使了个眼色,方才一本正经地笑道:“郑兄,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我羞与你为伍!”

      “呵呵……”郑安假装冷笑两声。

      不过与此同时,魏舒玉给他使过来的眼色,郑安已经瞬间秒懂了。

      ——身前的这个侍卫,大有问题!

      于是,郑安索性摆出一副大怒模样,义愤填膺地哼声:“特娘的,到底是哪个直娘贼在污蔑我,千万别让我知道,否则,看我不弄死他!”

      “咳咳,郑兄,你消消气,气大伤身!”魏舒玉跟着配合郑安,但笑声还是憋不住。

      “被污蔑的人又不是你!”郑安没好气地回怼。

      “哈哈哈哈……”

      沿途去侍卫坊的一路上,程处默三人都是一阵大笑,郑安都是一阵骂骂咧咧,但只有魏舒玉与郑安心中明白。

      所以,他们二人一直都走在程处默身边,这样才显得安全。

      那侍卫听着他们的话,心中的担忧,瞬间就全失了。

      「这样也好,只要郑安弄死了史万斤那家伙,这事儿……就成了无头案了,怎么也不会查到主家身上!」

      心中如此想着,侍卫便带着郑安一行人,来到了侍卫坊牢房前。

      正在门外吹风的李丽质与杜小妹二人,正好也看到了来人。

      “下官参见公主,郡主?!背檀δ热?,立马收敛起笑容,对她们二人行礼。

      “你们怎么全来了?”李丽质心头有些纳闷,看着面前的程处默等人。

      因为就在刚才,她已经知道了,那侍卫此次去请的人,只有郑安一个人而已。

      可是眼下,不光是郑安一人,甚至连程处默、魏舒玉、杜构三人,也跟着郑安一道来了牢房。

      从杜小妹的口中,李丽质也知道了,是李逸故意让他们出来吹风,以免在牢房中不安全。

      “公主,咱们这是怕郑兄逃跑了,所以,这才一路陪着郑兄这罪犯来了!”程处默忍着笑回答。

      “对,就是这样?!倍殴垢判λ?。

      “……”李丽质嘴角不由一抽,心中暗道一声果然,难怪李伯安会说,程处默与杜构二人的脑子有毛病。

      索性,她也懒得搭理程处默与杜构,而是转眉看了魏舒玉一眼。

      “魏舒玉,你与杜构二人就别进去了,留在此处,给本宫说一下书院现在的情况?!崩罾鲋史愿劳旯?,方才嫌弃地看了看程处默,“至于郑安,那就有劳程将军与侍卫一起,带他进去吧,免得这家伙逃了!”

      “是,公主?!蔽菏嬗窳⒙淼阃酚Υ?。

      别人或许不知道,李丽质这番话之中带着的意思,但他却是已经清楚了。

      想必牢房之中,现在肯定已经发生了战斗。

      就他们两个文弱书生,若是随着程处默、郑安二人,一道进牢房去的话,只怕会没有自保之力。

      李丽质这么说,是为了保全他们二人的性命安全。

      可杜构却是有些纳闷,为啥不准他进去?

      书院的情况,让魏舒玉一个人说来,不就行了吗?

      他还想进去看戏呢!

      “那个,公主殿下……”杜构才刚开口,就见李丽质与杜小妹二人,齐齐瞪了他一眼,当场就吓得杜构脖子一缩,直接认怂地笑着点头,“是,下官遵命…”

      “进去吧?!崩罾鲋拾诹税谝滦?。

      “是,公主!”侍卫与程处默、郑安三人,一道进入了牢房而去。

      只不过,当他们才进入牢房之中,就看到了令人凌乱的一幕。

      只见楚离陌,此时已经被五花大绑地捆在了木桩上,俨然从一个巡守将军,变成了一个阶下囚。

      地上,也躺着好几名侍卫的尸体。

      其余没死的侍卫,则是安然无恙地站在李逸身边。

      “伯安兄弟,这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看着牢狱之中的凄惨画面,程处默面色迟疑地道了一声。

      这一声,刚好打破了空气的沉寂。

      “处默兄,小心!”

      郑安的声音,也在这时候,徒然跟着大喊起来。
  • 北京一35岁女子因冒用学生卡与公交司机撕扯 现已被刑拘 2019-07-23
  • 千山药机董事长:正请求金融机构不抽贷 2019-07-07
  • 吐鲁番哈密瓜飘香疆外 2019-07-07
  • 坚定绿色发展 探索转型之路brspan style=font-family 楷体,楷体 2019-07-06
  • 中冶置业兴隆百万平米新城正式亮相 将打造全配套高铁康养小镇 2019-07-06
  • 2017年全国“创新社会治理典型案例”征集活动专家评审结果 2019-06-28
  • 黄圣依:演员要让“匠心”回归 2019-06-22
  • 蚁视AR&VR混合眼镜Mix预将在2018CES首次亮相 2019-06-03
  • 第二届中国科交会:打造粤港澳大湾区科技高地 2019-06-03
  • 荷你有约!九江武宁澧溪镇数百亩荷花竞相绽放(组图) 2019-05-29
  • 港珠澳大桥珠海口岸停车场智慧停车系统启用在即 2019-05-29
  • 2017年秋季学期学员第十三支部风采 2019-05-25
  • 四个跌停后 金洲慈航不惜食言也要选择如此停牌自救 2019-05-21
  • 彭于晏廖凡曝姜文“精神洁癖” 2019-05-16
  • 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整治 对无证无照超纲超前说“不” 2019-05-15
  • 北京快三精准人工计划软件 上海11选5彩票走势图 浙江快乐彩助手下载 6场半全场胜负规则注册 快乐赛车全天精准计划 高手一尾中特平 群英会现场开奖走势图 黑龙江22选5奖池 十一运夺金预测 黑龙江p62开奖结果 福建快3走势图一定牛 静心阁中特弦机四肖中特 福建时时彩官方开奖 上海天天彩选四开规则 百家乐国际赌场娱乐网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