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蚁视AR&VR混合眼镜Mix预将在2018CES首次亮相 2019-06-03
  • 第二届中国科交会:打造粤港澳大湾区科技高地 2019-06-03
  • 荷你有约!九江武宁澧溪镇数百亩荷花竞相绽放(组图) 2019-05-29
  • 港珠澳大桥珠海口岸停车场智慧停车系统启用在即 2019-05-29
  • 2017年秋季学期学员第十三支部风采 2019-05-25
  • 四个跌停后 金洲慈航不惜食言也要选择如此停牌自救 2019-05-21
  • 彭于晏廖凡曝姜文“精神洁癖” 2019-05-16
  • 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整治 对无证无照超纲超前说“不” 2019-05-15
  • 百度车联网携手宝马 合作伙伴全面升级为国际OEM厂商 2019-04-29
  • 重资“血拼”当心酿成内伤 2019-04-29
  • 台媒:完善台湾社会经济 蔡英文迫切需补修学分 2019-04-28
  • 你才是“蠢货”!土地是自然存在的地球的一部分,并不是人类劳动成果,哪来价值?土地不是劳动成果,没有价值,正如空气和阳光不是劳动成果,没有价值一样。懂吗... 2019-04-28
  • [大笑]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文不在多,逻辑通透则行! 2019-04-22
  • 新华国际时评:中国两会向世界传递三大信号 2019-04-20
  • 客厅别买电视柜了 让工人打这样的柜子不占地更实用 ——凤凰网房产 2019-04-20
  • 排列五开奖号码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15.尼斯卡拉.最后一日

    广东11选5精准计划网:15.尼斯卡拉.最后一日

      一个已经经过缜密思维的计划,落在一群执行力超强的战士手中,只需要经过短暂的时间,它就会成为真正的现实,不管这个计划有多么的疯狂,多么的邪恶,它都会被一点一点的实现。

      2天之后,邪能之槌号的修复勉强完成,飞船因为两次坠落而造成的破损已经被重新弥补,但这只是外在的复原,要修复飞船的虚空引擎,是一件耗时长久的事情,就算有足够的甘尔葛恶魔工匠的参与,这也绝非短短几天就能完成。

      不过好在,在黑暗联盟的种种计划里,并不太需要邪能之槌号的虚空引擎完好运作,这艘船在前期的战争中,充当的都是一个“运兵船”和穿越群星门载体的作用,这些来自艾泽拉斯的战士们甚至不需要这艘船的武器系统完好,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打算和恶魔打星战。

      星舰之间的炮击战还不是艾泽拉斯这群土著能玩转的,对于他们而言,就算有了足够的星舰,最后肯定也会打成星际中的跳帮战。

      所以不要在意那么多,快快乐乐的和恶魔们打陆地战争就行了。

      “咔”

      一声轻响,最后一枚装满了墨绿色古怪液体的金属罐子被塞进了飞船最下方甲板的武器投射口里,在过去2天里,恶魔工匠们对于这些投射口进行了稍稍的修改,用看上去傻大黑粗的金属件将这些金属罐子强行固定在武器借口上,还给这里增加了两个悬挂系统,以免在飞船穿越传送门的时候,庞大的压力将这些危险的罐子压碎。

      萨萨里安和库尔迪拉则带着两队死亡骑士,守在飞船下甲板的入口处,在到达尼斯卡拉之前,这里是禁止任何生者进入的。

      而这两名维序者的老骑士,也比任何人都清楚,那些被他们亲手调制出的瘟疫的威力有多么巨大。

      按照黯刃军团制式的瘟疫武器的参数,混杂在墨绿色液体中的至死毒素和通灵药剂一般占到液体总量的20%左右,这样的含量已经足以保证瘟疫散播开之后,杀死每一个生命并且将其复活成行尸,但那是艾泽拉斯的生命标准。

      现在他们要面对的是恶魔,恶魔的各项身体素质都要比艾泽拉斯的生命更强横,因此死亡骑士和巫妖们在调制瘟疫的时候,将致死毒素的含量提高到了45%,而通灵药剂的含量则被提升到了20%,而且在术士们的“专业意见”的建议下,他们还往这些液体里添加了很多稀奇古怪的玩意,让它成为了各种毒素的混合汤。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恶魔们普遍具有强大的火焰和毒素抗性,不加点猛料,还真没办法攻破它们那丧心病狂的免疫系统。

      最后成品出现,并且用恐痕裂隙的恶魔囚犯们做了活体实验之后,主持实验的萨萨里安便给这加强版的死灵瘟疫起了个糟糕的名字...“恶魔克星3000”!

      之所以是3000,而不是2000的原因,是因为这液体里有超过3000种对生命有害的物质。

      毫不夸张的说,这些可怕而要命的玩意,已经足以把死人再毒死一次了!

      “我说,如果我们把这东西搬回艾泽拉斯...”

      正在巡查仓库的,背着一把沉重狙击枪,还带着黑色防毒面具的高等精灵死亡骑士对自己的好基友说:

      “这一桶瘟疫,就足以覆灭一座城市了,这玩意的威力实在是太丧心病狂了?!?br/>
      “闭嘴吧!”

      同样带着防毒面具的萨萨里安现在还能回忆起自己在昨天看到的场景,那些被侵染的恶魔囚犯们转化之后的惨样,甚至让毫无同情心的死亡骑士都感觉一阵发寒,他有些倒胃口的挥了挥手,瓮声瓮气的说:

      “你敢把这东西带回艾泽拉斯,我敢说,你踏出传送门的瞬间,就会被亲自前来的泰瑞昂一??乘?..那家伙不会允许这东西出现在我们家乡的?!?br/>
      “这就是我担心的?!?br/>
      库尔迪拉拂了拂自己灰白色的柔顺长发,对萨萨里安说:

      “我信不过那些术士,他们的脑子...都有点问题的,瘟疫的参数和设计图销毁了吗?”

      “别担心!”

      萨萨里安点了点头,对自己的兄弟说:

      “全程都是我们的人配制的,他们只是提了一些建议,这种危险的东西还是掌握在我们手里比较好,不过你也不需要太担心,没有特殊频率的死亡能量的催化,就算他们拿到了设计图,也做不出这样的瘟疫?!?br/>
      “滴、滴、滴”

      就在两人谈话的时候,仓库墙壁上的白色闪灯突然抓换成绿色,不断闪耀,还发出滴滴的警告声,代表着飞船即将收起起落架,进入浮空状态。

      萨萨里安和库尔迪拉飞快的走到墙边的一排座椅上,用金属的安全带将他们的身体固定起来,恶魔们的飞船毫不讲究乘员的舒适性,皮实耐操的同时,也会有剧烈到可怕的震动,如果不加固定,在飞船起飞的瞬间,这些死亡骑士就会被狠狠的甩在墙壁上。

      “我听说,术士们搞出的那一套邪能群星门有三分之一的失败概率?!?br/>
      萨萨里安有些紧张,他下意识的抓紧了扶手,他说:

      “没准下一刻,我们就会被扔进太阳里,被烧成灰?!?br/>
      这姿态让坐在他身边的库尔迪拉有些好笑,这高等精灵低声说:

      “怎么?你害怕了吗?”

      他说着话,将自己的左手放在了萨萨里安的右手上,他看着自己的兄弟,他语气温和的说:

      “别怕,不管是什么,我们都会一起面对的?!?br/>
      “呃”

      这很Gay的发言,让人类死亡骑士有些不安的扭了扭身体,但他并没有甩开库尔迪拉的手,在几秒钟之后,伴随着飞船轰隆隆的升空,在那强烈的,直入灵魂的震荡中,萨萨里安下意识的握紧了库尔迪拉的手,他有些晦气的低声说:

      “你要是个女人该多好...”

      库尔迪拉耸了耸肩,这个大心脏的高等精灵死亡骑士回应到:

      “但我是个男人...怎么,你喜欢上我了吗?你要知道,在高等精灵的文化里,我们其实不怎么排斥同性之间的精神恋爱...”

      “闭嘴!混蛋!”

      “唰”

      在两人日常的争吵中,一道绿色的光芒辐照过整个飞船,在那充斥着邪能翻滚的光幕中,载满了黑暗战士和危险瘟疫的飞船就像是被扔进大海的怒涛里,在翻滚之间,快速消失在了那邪能群星门的光幕之中。

      ————————————————————————————

      尼斯卡拉,一个破碎的世界。

      这里的环境几乎和恐痕裂隙一模一样,但它的面积要比恐痕裂隙大出很多,就像是一座悬浮于孤寂群星中的山脉一样。

      这个破碎世界有比恐痕裂隙更多的恶魔,而且它和恐痕裂隙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它所在的星区中,有一颗罕见的绿色太阳。

      那是被邪能严重污染的太阳,按道理说,在如此巨量的邪能侵蚀之后,这太阳应该逐渐熄灭,但它并没有,在经过了一系列不为人知的转变之后,这颗很年轻的太阳就变成了现在这幅鬼样子,并且还很奇迹般的稳定了下来,继续放射着自己的光和热。

      当然,这样的阳光本身就蕴含恐怖的邪能辐射,就算是正常人来到这里,不出几年的时间,也会出现恶魔化的征兆。

      尼斯卡拉很靠近纳斯雷兹姆恶魔们的新母星之一,它存在的意义,就是大恶魔基尔加丹为了监视贼心不死的恐惧魔王们所设立的前哨,这里的恶魔们的数量众多,保持着对恐惧魔王文明的压力。

      纳斯雷兹姆恶魔们确实很强大很狡诈,但强大往往就意味着数量少,它们的繁衍也挺艰难,因为女性恐惧魔王的数量实在是...太少了。

      从恐惧魔王文明诞生到现在,仿佛就有个诅咒加持在这个得天独厚的恶魔文明身上,这个种族的女性数量一直保持在总人数的10%左右,而且女性恐惧魔王一生只能生育一次,从不增加,也不减少,这就意味着10个恐惧魔王里,只有一个能成功的繁衍后代。

      所以纳斯雷兹姆的先祖为了?;ぷ约旱奈拿鞑豢逅?,它们在自己的血脉中设下桎梏,恐惧魔王无法自相残杀,连相互伤害都做不到。

      现在纳斯雷兹姆们分散在群星中的三个母星上,这也是无奈之举,以尼斯卡拉和克诺索斯的力量对比,一旦双方交恶,那颗星球很难抵抗欺诈者的大军压境,当初在卡萨纳提尔失踪之后,接任的第一领主提克迪奥斯臣服于欺诈者,有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迫于种族生存的压力。

      从这一点来说,恐惧魔王们其实也挺惨的。

      “唰”

      今日的尼斯卡拉并非一个特殊的日子,这破碎大地上的恶魔们如往常一样熙熙攘攘的无所事事,除了一些专职维护星港中的恶魔舰队的恶魔们之外,其他的混蛋们都在混着日子,反正恶魔们的生命普遍很漫长,浪费一天两天问题也不大。

      而尼斯卡拉的一些恶魔酒馆的生意也很好,总之...一切都很平静,直到在一阵绿光闪耀之中,一艘恶魔的主战舰突兀的出现在尼斯卡拉大地上空为止。

      “我最后再强调一遍!”

      在邪能之槌号的舰桥上,全副武装的库尔塔兹领主用扩音器对整艘飞船那些整装待发的战士们喊到:

      “即将投放的瘟疫对于任何生命都是致命的!但它们在释放后10分钟左右就会迅速稀释到一个生命可以承受的浓度,在任何时候!不要摘下防毒面具,如?;ど谎;に?!”

      “被恶魔刺伤的人立刻呼叫战舰传送,瘟疫不但可以通过呼吸传播,还能通过血液传播,不要盲目的冲锋!”

      “维序者死亡骑士将第一波进入战场,为你们打开通往尼斯卡拉深处的道路!”

      “不准随意行事!不准脱离规划好的战区!不准接触任何感染死亡的恶魔!不准食用这大地上的任何东西!包括魔能水晶在内!”

      “最后!记住了!”

      “如果你不幸被感染,就以最快的速度自行了断,你们随身携带的灵魂石会收纳你们的灵魂...如果任何人发现身边的人被感染,就立刻捅他一刀!明白了吗?”

      矮人的破锣嗓子在整个飞船的范围里回荡着,而站在库尔塔兹身后的大术士克尔苏加德将一个面具扣在自己脸上,对身边同样带着防毒面具的伊利丹吐槽道:

      “真不该让这些死人来发表战前宣言...瞧瞧他说的那些话,把士兵们的士气都打没了!”

      “但那是必要的!”

      伊利丹瓮声瓮气的回应了一句,然后在库尔塔兹的眼神示意下,人类术士坎瑞萨德和亡灵术士尤贝卡一左一右,站在了飞船的控制台前,将两把特制的钥匙插入武器投射系统的面板上,两人目光对视了一下,在大术士平静的倒数声结束后,尤贝卡点了点头,下一刻,两把钥匙同时向外扭动。

      “咔擦!”

      在飞船的下甲板,刚刚解开了安全带的萨萨里安听到一声脆响,他抬起头,看着不远处的武器投射孔,那些傻大黑粗的金属固定件在齿轮的碰撞中快速打开,就像是活动的杠杆一样。

      在下甲板之下的金属舱室缓缓向外翻开,尼斯卡拉大地上的恶魔们还一脸茫然的看着那艘古怪的飞船,以及那飞船下方暴露出的,密密麻麻的,固定在飞船下甲板上的黑色金属罐子。

      那些罐子表面,绘制着触目惊心的绿色骷髅的标志,但很遗憾,这艾泽拉斯常用的“危险物警告”标识,并不被恶魔们所理解。

      “唰唰唰”

      在几秒钟之后,伴随着邪能之槌号在空中缓缓加速,完全打开的武器投射孔固定的金属罐子一个接一个的被扔向了下方的大地。

      那些黑色罐子在人工重力的牵引下,在空中划过抛物线一样的轨迹,在尼斯卡拉的恶魔们略带惊奇的尖叫声中,第一个罐子狠狠的砸在了一处恶魔酒馆的屋顶上。

      恶魔们的建筑物坚固性果然很牛逼,这样高空坠落的金属罐子,居然没能砸破那酒馆的屋顶,但伴随着罐子破裂之后,那些浑浊的墨绿色液体如摔碎的橙子溅出的汁水一样,朝着四面八方喷涌而出,就好像是给这酒馆的屋顶洗了个澡。

      而那些液体在接触到空气的瞬间就开始气化,那些诡异的,怎么看怎么奇怪的墨绿色雾气悬浮于距离地面3米高的半空中,在一个接一个的罐子的投射中,邪能之槌飞船下方的大地,飞速的被墨绿色的毒雾彻底覆盖,从高空中还能看到那些恶魔们影影幢幢的身影。

      它们本该是恐怖的,代表着毁灭与死亡的生物,但在这一刻,看着它们在那毒雾中挣扎着乞命的场景,让站在舰桥上的库尔塔兹领主,也忍不住在胸口划了个宗教手势,别忘了,他在成为死亡骑士之前,可是个圣骑士领主。

      这一幕被大术士看在眼中,克尔苏加德低声笑着说:

      “怎么?库尔塔兹先生,恶魔也值得怜悯与拯救吗?你应该知道,恶魔可是不会哭泣的生物...”

      “我不是在为它们祈祷?!?br/>
      库尔塔兹瞥了一眼克尔苏加德,他说:

      “我在为我们祈祷,与怪物战斗的战士,应时刻警惕,让自己不要变成怪物...”

      “而在今日,我们本就不多的人性,又失去了一些?!?br/>
      两人的对话让抽出了战刃的伊利丹嗤笑了一声,这恶魔猎手回过头,他低声问到:

      “人性?”

      “那玩意,能帮你打赢战争吗?”
  • 蚁视AR&VR混合眼镜Mix预将在2018CES首次亮相 2019-06-03
  • 第二届中国科交会:打造粤港澳大湾区科技高地 2019-06-03
  • 荷你有约!九江武宁澧溪镇数百亩荷花竞相绽放(组图) 2019-05-29
  • 港珠澳大桥珠海口岸停车场智慧停车系统启用在即 2019-05-29
  • 2017年秋季学期学员第十三支部风采 2019-05-25
  • 四个跌停后 金洲慈航不惜食言也要选择如此停牌自救 2019-05-21
  • 彭于晏廖凡曝姜文“精神洁癖” 2019-05-16
  • 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整治 对无证无照超纲超前说“不” 2019-05-15
  • 百度车联网携手宝马 合作伙伴全面升级为国际OEM厂商 2019-04-29
  • 重资“血拼”当心酿成内伤 2019-04-29
  • 台媒:完善台湾社会经济 蔡英文迫切需补修学分 2019-04-28
  • 你才是“蠢货”!土地是自然存在的地球的一部分,并不是人类劳动成果,哪来价值?土地不是劳动成果,没有价值,正如空气和阳光不是劳动成果,没有价值一样。懂吗... 2019-04-28
  • [大笑]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文不在多,逻辑通透则行! 2019-04-22
  • 新华国际时评:中国两会向世界传递三大信号 2019-04-20
  • 客厅别买电视柜了 让工人打这样的柜子不占地更实用 ——凤凰网房产 2019-04-20